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
新闻中心

30年积淀,麒麟国产操作系统是这样炼成的

来源:科技日报 作者: 时间:2020-08-28
原标题:30年积淀,麒麟国产操作系统是这样炼成的

  

       意料之中,国产操作系统银河麒麟V10的面世备受关注。银河麒麟是国内最早推出的操作系统之一,在目前国际形势微妙的情况下,V10的发布被认为意义重大。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廖湘科予以高度评价。他表示,在安全方面,银河麒麟V10作为国内安全等级最高的操作系统,是首款实现具有内生安全体系的操作系统,成功打破了相关技术封锁与垄断,完全有能力作为承载国家基础软件的安全基石;在生态方面,20年的不断发展使银河麒麟V10的通用和专用应用,都已经构建了丰富的生态系统;在产品方面,麒麟操作系统在我国的客户已经超过10000家,这些成果,对我国数字基建发展意义非凡。

  银河麒麟并非“横空出世”。

  30年,操作系统自主创新的坎坷路

  2019年12月,我国两个主要的操作系统公司中标软件与天津麒麟合并,形成合力,打造操作系统新旗舰。说起来,这两家公司所形成的麒麟软件,追溯起来已经有30年的历史。

  “我们曾经做过许多尝试,走过很多弯路,才有今天被用户广泛认可的产品推出。”麒麟软件副总裁李震宁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, “经过血泪教训,我们认识到操作系统不是简单的产品,它是体系化的生态能力的竞争,操作系统技术上的创新、软硬件产品的适配、带给用户什么样的体验都至关重要。”

  “曾经在某一个阶段,我们在技术上取得了成功,但从市场来看是失败的,没有生态,没有软件适配,最后变成了实验室过程产品。”李震宁感慨道。

  由于过于注重技术创新,对应用生态不够关注,因而在应用软件和外围硬件的适配过程中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困难,整个系统无法与国际主流的软硬件的发展保持同步。

  研发者们不得不寻求解决方案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要做生态已经深入人心。但是,生态怎么做?是一个操作系统搭配所有软硬件,还是有选择性适配?怎么解决漏洞问题?每一个细节都能决定生死存亡。坊间有传言,第一个操作系统在运行时出现几百个漏洞,让开发者几乎崩溃。

  李震宁说:“我们想跟别的软硬件做适配,但是很多厂商要求有很高的市场占有率才给你做适配认证。”于是陷入一个悖论——要有生态,必须跟多个软硬件做适配;但没有生态,无法获得市场,没有市场,没有资格做适配。银河麒麟积累了30年,依靠持续创新,才算步入了正向循环。

  截至目前,麒麟软件累计申请发明专利320多项,这些发明专利涵盖操作系统安全、进程通信、文件系统等一系列操作系统核心技术发明专利。“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在持续进行创新和开发。”李震宁强调。

  从“能用”到“好用”

  在银河麒麟V10的发布会上,廖湘科宣布采用麒麟操作系统的我国党政企业已经超过了10000家。这是一个让业内人士十分振奋的数字,证明这款操作系统已经获得了市场、用户的认可。

  “能用”“可用”“好用”被认为是成熟的软硬件发展的必经之路。曾几何时,多少人都在纠结国产操作系统究竟能不能用。而现在用户数量已经证明了国产操作系统不仅能用,而且好用。

  1980年之前,我国没有自主通用操作系统,主要是汉化Unix、Xenix还有DOS这样的操作系统。后来的数年,软件领域的专家们搞一行行代码开发,由于产业生态的不配套,遭遇数次市场“暴击”。

  从2002年“国产服务器操作系统内核”列入国家863项目,到2008年11月科技部正式公布关于“核心电子器件、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”科技重大专项2009年课题申报的通知,再到不断发布的新版本,为了探寻一条正确的路径,我国的软件领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摸索期。

  “好用”是来自市场的最高褒奖。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的一段表述充满深意,他说:“经过多年的发展,国产操作系统有了很大的改观,麒麟软件作为中国国产操作系统领军企业,更是功不可没,操作系统被喻为中国的‘魂’,要想取得成功,不仅要有技术上的成功,要有生态上的成功,还要有市场上的成功。”

  银河麒麟只是开始

  实际上,国产操作系统在我们身边的应用比大家想象的更多。李震宁告诉科技日报记者,人们去银行办理业务、乘坐地铁公交刷卡、高速公路通行或者预定电子客票等等,背后都涉及国产操作系统的应用。目前,就麒麟操作系统来看,已经在海关、交通、统计、农业等很多部委得到了规模化的应用;在金融领域、交通领域等已经覆盖到了方方面面;在云厂商方面,也对华为、阿里、腾讯等这些云平台厂商形成了有利的支撑。

  一方面持续坚持自主创新,一方面坚持开放兼容,形成一个好的生态。越来越多的人使用,推动操作系统越来越进步,与越来越多的产品兼容,自然能让用户拥有更好的体验。

  银河麒麟V10或许只是开始。正如倪光南所说的那样,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,中国网信产业会有一种新的常态——国产自主创新的软件会逐步替代目前处于垄断地位的国外产品,这个过程可能是三五年也可能更长。“但是我们必须坚持这么做,自主创新是我们攀登世界科技高峰的必经之路,此外没有第二条路,不要指望有捷径。”

  (科技日报北京8月26日电)